天良网

因为神的粮,就是那从天上降下来, 赐生命给世界的。约翰福音6:33

高级搜索

单渭祥

首页 > 单渭祥:试论中国基督神学思想建设的意义及其路向

单渭祥:试论中国基督神学思想建设的意义及其路向

单渭祥 内地牧者

编者按: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基督教坚持按三自原则办好教会,有很大发展。此外,教会建设中,中国基督神学思想建设的意义及其路向成为了当前基督教发展的课题,对此,单渭祥牧师在《金陵神学杂志》上发表了文章,内容如下:

一、中国基督神学思想建设的意义

1.历史的现实让大家都承认宗教具有长期性。的确,较之于任何一个哲学流派,宗教更具有持久的生命力。基督教可以说是适应性最强的宗教,已经历时两 千年,仍保持其旺盛的生命力。所以能有如此发展,其原因除了信仰的超然性等因素外,也与宗教自身的灵活性、适应性有关。着力于神学思考是自路德、加尔文以 来基督教新教赖以生存和发展并使其永葆青春的生命泉源,能以适应任何一个新的历史时期的内因,也就是基督教的神学思想始终会随着时代和地域的变化而自觉地 调整,并能思考和解释现实所面临的种种问题和困惑,也能从深层次上解决基督教本色化和处境化问题,使其在不同时代、不同文化背景下能与当时当地的文化、历 史、民族融为一体。故此,神学并不是一成不变的理论体系。在整个神学史上还没有一个所谓“标准的神学”可以在任何条件下都同样有效地指导教会的建设和信徒 的灵性实践。教会所处的周围环境变化了,神学也要相应地作出调整。

2.在殖民主义和差会支撑时期,中国教会在十九世纪只是西方各国差会“传教地图上的一个点”,她没有自我,自然也就谈不上有独立思考神学问题的能力 了。当西方神学伴随西方列强的殖民主义进入到东方国家时,便以西方列强固有的优越感(如“欧洲中心主义”) 和姿态,将它在意识形态上的(包括神学上的)优越感凌驾于东方国家之上。“他们的‘墙院意识’往往把中国基督徒从社会中分离出去,而不是叫他们融合到社会 中去”。他们强调信与不信对立、否定现世、轻视中国文化。同时,由于来华的传教士大部分属于布道者,他们为了早见福音传播之果效,迎合中国人的信仰习惯, 强调救赎和恩典,而不重视神学的教导和栽培,使中国基督徒不习惯于神学思辩。有的中国传道人也就习惯于鹦鹉学舌,形成了不作任何神学反思的思维定式,甚至 于把某些教条当成永恒不变的真理。

1948年吴耀宗先生就指出:“中国基督教的信仰与思想,几乎就是美国基督教的翻版。”它是“逃避现实的、个人主义的、奋兴式的宗教”。所以,吴先 生当时就振臂一呼:中国教会“要自己发掘耶稣福音宝藏,摆脱西方神学羁绊,创造中国信徒自己的神学系统。”而吴先生当时所呼唤的正是中国基督教的神学思想 建设。美国福勒神学院院长毛瑞琪(Mouw)博士也说:“当今天重新审视我们前辈们所传的信仰内容,我们发现有许多地方是不能完全赞成的,也许这些传教士 们的思想,在美国早就不那么流行了,但我惊奇地发现,这些不那么流行的思想,竟然完整地保存在中国的一些教会之中。”诸如以信废行、鄙视人性为绝对邪恶、 以及对历史的绝望、宣扬末日已经来临等等神学观点,因而也就必然与后来取得人民革命胜利的新社会显得格格不入。

深受西方传教士讲章和灵修著述影响的中国信徒,尽管解放后政治上同帝国主义割断了关系,但在神学层面上从未深刻地反省自己的宣教理念。这也正是引发 五十年代中国教会一场群众性神学再思之不可避免的深层原因。包括对革命者与新社会在内的人性与世界的肯定,包括对社会变革在内的上帝以其大能介入历史、救 拯苍生的讴歌,包括对献身于社会建设的基督徒“以行体信”的鼓励,成了五十年代中国教会神学理论的主旋律。这早在四十年代即为吴耀宗先生等所探求的中国神 学之路,既是出自基督教教义的“法度”,又具有与新社会相适应的“新意”。这一中国神学之路,却又迥异于西方政治神学,它不含西方民主色彩,却渊源于中国 文化传统“天下兴亡,匹夫有责”之对历史与社会的道德良心。然而,历史的曲折不能不带来神学思考的曲折,和整个民族一道,当中国教会经受了十年浩劫熬炼之 时,已成一定气候的“神学群众运动”也就不得不中断。对中国教会及其神学思想建设而言,这是一件太令人遗憾的事。

“文革”后的二十年,由于忙于建堂,帮助恢复落实教产,而且十分有限的教牧力量要应付与日俱增的信徒之牧养。客观上没有更多的力量来认真地把五十年代已经讨论过的神学问题予以继续深化、提高和普及。

神学思考的目的在于澄清信仰,即在于昭明与上帝、与人及与世界的真正关系。中国人一向就以精华与糟粕作为取舍精神文化产品的标准。从某种角度说,神 学思想建设就是一项审视和判别各种神学思想的艰苦劳动。既然是神学思想“建设”,它不可能不具有一些导向性和建设性的东西。那就是神学思考必须“始终和时 代对话,始终同时代一起前进。”调整和淡化一些与现实处境“格格不入”又落后于时代的神学观念,挖掘和高扬既符合基本信仰和圣经教导又能适应社会主义社会 的神学思想。赵紫宸先生曾说过:“基督教本身就是人类进步的原动力,可以合任何国家的国性。基督是生命的第一块奠基石,用以奠基,无不合适”,“基督教无 不适,所不适者非基督教,乃基督教的糠秕糟粕,乃基督教的附赘悬疣,如陈旧的神学与宗派。得其精华则适,弃其精华则不适。”建设中国特色的神学是所有中国 基督徒的共同事业,不存在褒此贬彼之成见。不管是玫瑰花还是紫罗兰,只要让人赏心悦目,并不要求它发出同一种芳香。

3.正当中国教会中不少教牧同工津津乐道于教会人数加增,教堂满座的兴旺景象之时,以丁光训主教为代表的一些具有忧患意识的教会领袖们则看到了中国 教会所潜在的危机。而更为令人不得不担心的是农村教会中信徒信仰素质普遍不高,迷信化、功利化趋向严重。一些既不合常识又没有教义根据的歪理邪说不胫而 走,异端邪说此起彼伏。什么“被立王”、“门徒会”、“三班仆人”、“东方闪电”等等,严重损害了基督教的良好形象,也影响了社会的稳定。“由于基督教在 中国的发展多在文化层次较低的民间,而汉民族的宗教观念长期停留在信鬼神、敬祖先等较原始的阶段,迷信和命运思想非常普遍,中国民间基督教包含着大量封建 迷信内容。”一些为迎合“吃饼得饱”者而宣讲的信息,常常充斥着医病赶鬼、免祸消灾、保佑发财等内容,即便能够让那些生活在社会边缘的弱势群体得到某种心 理慰藉,但无法真正让社会中上层尤其是知识分子得到使他们再也不想离开的“永生之道”!

艾伯林说:“神学是对宣道的操心。”教会中若有人把福音传歪了,神学就有责任加以批评。讲道是神学的“载体”,从某种意义上说,中国基督教神学思想 建设正是对中国教会“自传”工作的“操心”!用正确的神学对基本信仰与教义进行规范与匡正,这对占80%左右的农村信徒尤为紧迫。

4.作为生存于社会主义国家里的宗教,目前中国基督教的社会功能运作空间最有效最明显的也可能就在伦理道德层面上。正当基督教可以在一个十分良好的 氛围里用好行为来见证基督生命之时,丁主教发现,在中国教会内部仍存有那么一股“因信废行”的神学思想:“我们中国基督教至今仍有人为了突出信与不信的矛 盾,竟然否定道德的价值……把救恩与道德说成对立的两件事。他们以高举救恩为藉口,不惜把道德说成无关紧要”(《丁光训文集》,下简称《文集》第363 页)。而且他还指出:“中国大面积的基督教只讲个人得救,对世界没有道德信息”,这样的基督教被他称之为“瘸腿的基督教”(《文集》第279页)。他认 为:“扩大信徒关怀的范围,指导信徒从信仰出发,考虑一些超越个人祸福的伦理道德问题,这是提高我国基督教会素质之道”(《文集》第278页)。神学是信 仰经验的提炼,反过来又指导教会实践。中国基督教神学思想建设也是为了要在中国社会提供基督教独特的道德信息,“扩大信徒关怀的范围”,引导信徒“以行体 信”,在自己的信仰实践中为主作出美好的见证。

5.神学是教会在思考,之所以大家喜欢这个定义,因为它充满着一种动感。按理说,有了教会必有其神学,解放后五十年中国教会应该有自己的神学见解,然而,似乎国内外都有这样一个评价,中国教会没有自己的神学,至少没有自己比较系统化的神学理论。

其实,应该说并不是中国教会一点没有神学,更不是中国教会没有神学素材和信仰经验可以提炼,而是因为中国教会少有“思考”。在中国教会史上不是没有 人思考过,但问题是近二十年中国教会“在思考”的人不算太多。理性是神给人的礼物,它是神学思考的工具,没有理性思考就不可能产生神学思想。建立在信仰基 础之上的神学思考,表明了信仰不是盲从,信仰需要用理性作“慎思明辨”。“任何一个成长了的教会,必须有她自己的神学,正如一个成长了的人有他自觉的、统 一的思想一样。”一个不善于思考的教会必然是不够成熟的。

其次,中国传统思维模式影响中国基督教的神学思考的进度与走势:1,中国文人喜欢把不同种类、不同性质的事物组合起来进行思考,重视从总体上把握对象。所谓“一叶障目,不见泰山”,说的正是要从大处着眼,统观整体,而不容以偏概全。谢扶雅先生在《信心与理性在宗教中的功用》一文中说:“大体而言,中国民族性是爱好综合,而非分析的。”即中国传统思维在神学思考上表现为综合有之,但分析不足。2,中国神学思考注重信仰实践,对理论重视明显不够。谢 扶雅认为西方人是“知”的民族,而中国人是“行”的民族。提倡“践履”、“笃行”。李慎之也说,真正的中国学问不是记诵之学,而是践履之学。“重术轻学” 的传统由此而来。在中国教会的“自传”研究中,每每有人讨论“怎样传”(才能吸引更多人),却并不深究“传什么”(就是按正意分解真理)。这种思维模式影 响在神学思考上就是虽然重视信仰和教牧之实践,但神学理论上的建设则就难免被轻视了。3,中国传统思维的直观(直觉)性特点,决定它在理性思辨上显得不够严谨,这个特点明显影响中国一些传道人的神学思考。如反映在解经上,那就是中国有不少信徒喜欢寓意解经法。有时几乎牵强附会,但有人仍乐此不疲。自然每每此种解经随意性极大,经不起神学推敲。

2014年11月13

基督网微信二维码

内地牧者

单渭祥

中国基督教协会副总干事,《天风》主编。

主题:灵命成长/属灵生命

分类:神学课程

经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