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良网

因为神的粮,就是那从天上降下来, 赐生命给世界的。约翰福音6:33

高级搜索

洪光良

首页 > 洪光良牧师:上帝的手

洪光良牧师:上帝的手

洪光良 海外华人牧者

索引经文:以赛亚书41:17-20;诗篇145:13-20。

一、惊世的手

两 星期前(2014年8月5日)网上传出英国肯特郡,38岁的克利斯泰(David Christie)从空中拍摄到一幕神奇景象,人们仿佛看到一只半握拳头的手穿过厚厚的云层向下延伸,就像是要抓取或打击甚么东西似的(图A,见 Chinanews.com)。好奇者都将这个景象称为“上帝的手”。

此前不久,美国太空总署(NASA) 也公布过一张由核光谱望远镜数组拍摄到的照片,看上去更象一只青白色的大手,试图抓住飞散的红色火焰;人们同样称之为“上帝之手”(图B,见 thpian.baike.com)。这两个出现在天空和太空中的景象,的确令人震撼,它们除了形状很像人手之外,也引起世人不少联想。

图 A的“手”是由上而下、从远至近的“手”,它要抓谁?又要打击谁?的确令见者颤栗。而图B的“手”却是由近而远,从下而上的“手”,它在太空中要抓住或扑 灭的又是甚么火焰?是否在阻止一场冲着地球而来的可怕宇宙灾难?无论如何,前图使人联想到上帝的刑罚和管教,后一张图则让我们联想到上帝的权能和保护。然 而,这真是上帝的手吗?谁曾见过上帝的手呢?或者说,上帝真的有“手”吗?上帝的手又与我何干?

这 样问,又使我们想起《三国志》第三十八卷所记,东吴的张温和西蜀的秦宓两人的类似论辩来。张温问,“天有头吗?” 秦宓说:“有,诗经里说苍天举头西看,由此可知天的头在西方。” 张温又问:“天有耳吗?” 秦宓说:“天处高而听卑,诗经又说鹤鸣于九皋,声闻于天。如果天没有耳朵,如何能听呢?” 张温再问:“天有足吗?” 秦宓再答“有。诗经又说天步维艰,之子不犹。天如果无足,如何能举步呢?”(原文见中华书局版二十四史之《三国志》第四册蜀书P96)

张、 秦两人的论辩,严格地说并无实质意义, 因为秦宓所答都是引自诗经的文学语言, 所以不能以此来证明“天”有头有耳和有足。但因为中国人所敬畏的“天”也是有位格的“上帝”,所以“天”之不能没有头或耳朵或手足就不足为奇了。一如有人 问及我们“上帝有手吗?”我们也可以响应说:“有!因为诗篇说,他从高天伸手抓住我,把我从大水中拉上来。”(诗18:16)如果没有手,如何能“拉” 呢。

这里不是明明说上帝有“手”吗?当然,这也是出于诗人的感情想象。今天,我们来讨论“上帝的手”,也是以这样的感情来想象和相信“上帝的手”的。

二、说话的手

手 会说话吗?当然会。有的时候,手所说的话甚至比用嘴说的还生动传神呢。不信,你可以仔细留心观察别人是如何用手说话的。你看见两个人在握手吗?这个简单的 动作,却回顾了人类历史上人际关系的改善与和谐。在冷兵器时代,最原始和方便的武器就是石头或树枝,当两个人或两个部落和好的时候,首先就是大家都会放下 手中的武器,并互相伸出手来让对方捡视。久而久之,这个双方伸手的简单动作,就沿变成礼节上的握手了。你看见两个握拳相向的人吗?这时你能否预感到将会发 生甚么事吗?你若没有平息争端的能力,我劝你还是快快离开是非之地为妙,以免在他们打架的时候遭受池鱼之灾。你又看见过一个正在饮泣的人吗?旁边的人并没 有和他或她说甚么话,只是用手轻轻抚摸并不断轻拍其背而已。慢慢地被抚摸者的情绪就稳定下来了。由此可知此刻的手比嘴所说的话是否更多更奏效。

手当然还可以说更多话,在不同场合中,它可以用举手、揺手、招手或拍手来表达更多的意义,至于海上或军中的旗语,或是指挥交通者的手势,难道不都是内容丰富的语言吗? 

去 年(2013)12月11日,在已故南非领袖曼德拉的追悼仪式上,一个名叫塞姆桑加·杨特洁(Thamsanqa Jantjie)的手语翻译员,事后被指控为完全不懂手语的冒牌货。但杨特洁否认控罪,他辩称因为当时在幻觉中看见了天使,精神受到影响才会做出胡乱比划 的无意义动作。平心而论,天生聋哑的人己经够不幸了,如今连赖以和外界沟通的手语也被胡弄造假,那岂不是更大的不幸。本人不懂手语,但因多年前曾参与管理 过一间聋哑学校的亊务,看惯了聋哑人只靠手势而无声交谈的生动有趣情形。因而对他们能说话的手深表敬畏。原来不用囗说话也可以用手来互通万象的奥秘和机 密。这就使我联想到孔子在《论语‧阳货》第十七里面对学生子贡所说“天何言哉?四时行焉,百物生焉,天何言哉?”的话来。深感“天”也常常向世人说话,只 是不用我们的言语而用祂的双手说话而已。我们又知道全本圣经都是上帝所说的话,其中特别用“手”说的话也不少;所以,我们承认上帝的“手”也是说话的手。 然而,上帝的手向我们说过甚么话呢?留心读圣经和观察自然万象的人,一定早有答案了。

三、张开的手

作诗的人说:“凡跌倒的,耶和华将他们扶持;凡被压下的,将他们扶起。万民都举目仰望你,你随时给他们食物。你张手,使有生气的都随愿饱足。”(诗145:14-16).

耶和华当然是用“手”扶持跌倒的人,也用“手”扶起被压的人。可想而知,这时上帝的手一定不是紧握着拳头而是张开的手。果不其然,这双张开的“手”还随时给万民供应食物,又使一切生灵可以随心所愿地得到饱足呢。

可 以想见,上帝在做“扶持”和“扶起”动作的时候,一定是充满怜悯的,因此祂的“手”决不会是抓紧拳头的。你见过一个母亲张开两臂、等着她刚学走路的小儿女 跑过来投入她的怀抱吗?你自己也曾喜乐地抱起你的小儿女吗?你小的时候也曾被爸爸妈妈抱过吗?相信不必问,无论是谁都不会用紧握拳头的手去抱自己的小儿女 的。因为父母爱自己的小孩,他们的手对小孩必然是常常充满慈爱和常常张开的。须知拳头是对付敌人而不是对待儿女的。

不但母亲的手对小儿女常 常是张开的,一般人的手对老朋友也不会是握拳的。恋人相见时候的手又如何呢?我们和上帝的关系不仅是朋友和恋人,因为上帝是我们的天父,我们是祂的儿女。 这样,上帝怎么会用拳头攻击我们,而不向我们张开双手呢?或者因为我们自觉污秽有罪,只配接受惩罚,不配得到爱怜。这是魔鬼挑唆我们的看法,却不是天父和 主耶稣的看法。耶稣给我们讲浪子回头的比喻(路15:11-32),就是要消除我们这种自暴自弃的心理,只要你肯抬起头来举目仰望祂,你就会发现慈爱的天 父正在张开双手等待你重投祂的怀抱。

四、创造的手

上帝的手就是创造的手,“创造 的手”向来也是艺术界创作的泉源和主题。为世所知的米开朗基罗(Michelangelo1475-1564),他在罗马西斯廷教堂穹庐顶所完成的旷世名 作《创世记》虽然历世饮誉,但最获佳评的局部,却是表现上帝之手伸向亚当,准备碰触亚当的手的那个剎那(见版头《创造亚当》Creation of Adam挿图)。没有上帝伸出的手,就没有亚当的生命,当然也就没有由亚当而来的人类。同一个主题,更被法国雕塑家罗丹(François- Auguste-René Rodin)加以发挥。他用大理石所塑造的《上帝之手》又名《创世》,给人的印象是一双创造万有的巨灵之掌由空虚混沌中伸出来,托着一块泥土模样样的原始 泥胶,这双手就由这堆泥土的素材中,雕出了两个完美的人形,他们作S状相拥在一起,这就是亚当和夏娃。他们的半截身体还埋在泥里,宛如新生的婴儿,仍以脐 带紧紧地系着母体一样。而这双捏着原始作品的手,又像造物者在作品完成时,正将其托在手中作自我鉴赏,他那只微翘的拇指流露出充分满意的欣悦(图C, 见Musée Rodin - Photo : Christian Baraja)。

诗人说:“我观看你指头所造的天,并你所陈 设的月亮星宿”(诗8:3);又说:“诸山未曾生出﹐地与世界你未曾造成﹐从亘古到永远﹐你是上帝。”(诗90:2);又说:“耶和华啊,你所造的何其 多!都是你用智慧造成的”。(诗104:24);又说:“诸天述说神的荣耀.穹苍传扬他的手段。”(诗19:1)。无庸置疑,上帝的手就是创造万有的手。 所以保罗才说:“上帝的事情,人所能知道的,原显明在人心里,因为上帝已经给他们显明。自从造天地以来,上帝的永能和神性是明明可知的,虽是眼不能见,但 借着所造之物就可以晓得,叫人无可推诿。”(罗1:19-20)

五、无形的手

圣 经通常在讨论上帝作为的时候,除了创造,就是拯救。而拯救的表现,则集中在以色列人出埃及这段历史上。以色列人在埃及地作奴隶三百年,如果不是上帝的怜 悯,用大能的手一路施行拯救, 带领他们出埃及、过红海、经旷野、颁律法、歼强敌、入迦南、赐产业、成邦国、建圣殿等步骤,以后的圣经篇幅就无从继续了。

上 帝的手虽然一路与以色列人同在, 但这双手却是可感知而不能目睹的,借用英国经济学家亚当·斯密所说的话,可称之为“看不见的上帝之手”(invisible hand of God)这双手通过摩西、乔舒亚、戴维等等忠实信徒不断演绎着以色列的历史,进入新约以后,上帝无形的手更藉着道成肉身的耶稣基督,竟然有形有体地彰显而 成为看得见的手了(西2:9)。耶稣那双有钉痕的手是明明可见的,这双手才是彻底改变世界和人类命运的手。再次借用英国另一位经济学家凯恩斯的话,这就是 “看得见的手”。看不见的上帝之手,藉着耶稣,已经变成看得见的手了。

诗人并未看见上帝的手,但他却感知上帝的手的作为,他说:“我曾耐性 等候耶和华;他垂听我的呼求。他从祸坑里,从淤泥中,把我拉上来,使我的脚立在盘石上,使我脚步稳当。”(诗篇40:1-2)。上帝从祸坑里和淤泥中把他 拉上来,然后把他安置在稳当的盘石上,这双拯救戴维的手在其一生经验中,岂非明明可见呢。我们是否也有这种经歴呢?

写到这里,想起自己曾在 good tv网站上听过梁文音小姐唱的《那双看不见的手》这首歌,当时除了觉得悦耳之外,并无太多的感动。但是,不久前我在台湾高雄再次听同一首歌的时候,感受就 不同了。演唱者是当地一间孤儿院的一班孤儿(六龟山地育幼院合唱团),据说,这班男女孤儿,每个人都有不同的伤心故事。别看他(她)们年纪轻轻,却都是一 群饱受伤害、历尽人间辛酸的小生命。因为他们都曾被人间丢弃和遗忘,身心都受过严重伤害,因此人生经历比起同龄人要丰富得多。当这群可怜却可爱的小生命, 用自己的生命、经历、和感情;藉着歌声和双手的动作来演绎《那双看不见的手》的时候,看到眼泪在每张小脸庞上泄泄往下淌的情境,在场者几乎无一不受感动而 揪心。他们知道自己是在向谁倾诉:

虽不见你,触不到你,
但是我知,你正在对我低语。
喔主耶稣!喔主耶稣!
我深知道你一直就在这里。
是你的手,钉痕的手,
重新抚慰,我那破碎的心田。
是你声音,温柔话语,
再度填满我心灵中的饥渴。

同 一首歌,梁文音小姐唱的令我悦耳,这班孤儿唱的却令我揪心。联想到自己童年的身世、和青年时带着镣扣在“架头”上“打眼”、爆石、开山的凄怜往事,不就是 《那双看不见的手》在保护着我,又让我风里雨里存活到今天吗?于是不自觉就悲从中来,恨不得跑上台去和这班孤儿一同唱《那双看不见的手》。终于,我也哭 了。此刻的感情,真可借用江州司马白居易《琵琶行》最后那四句来表达,白居易说:“凄凄不似向前声,满座重闻皆掩泣。座中泣下谁最多?江州司马青衫湿”; 但我是司牧(司牧就是牧师,见《左传》襄公十四年)不是司马,所以只能说:“凄凄不似时下声,满场听罢皆掩泣;座中落泪谁最多?潮州司牧单衣湿。”了。

然 而,信主的人生主旋律并不是悲伤而是喜乐,所以,我要用先知的话来和一切孤单无助的人共勉。使我们知道耶和华《那双看不见的手》其实就在我们身边。因为祂 说:“你是我从地极所领(原文作抓)来的,从地角所召来的,且对你说,你是我的仆人,我拣选你并不弃绝你。你不要害怕,因为我与你同在。不要惊惶,因为我 是你的上帝。我必坚固你,我必帮助你,我必用我公义的右手扶持你。”(赛41:9-10)。有耶和华的公义的右手扶持,我们还害怕甚么。

六、管教的手

我 们既知道上帝无形的手是创造、救赎、带领、张开、供应、安慰的手,就当为此感恩,但却不能因此就有恃无恐,大胆妄为,甚至放纵自己。因为上帝大能的手也是 管教的手。圣经说:“喜爱管教的,就是喜爱知识;恨恶责备的,却是畜类。”(箴12:1)又说:“不用杖责打儿子的,是恨恶他;爱儿子的,必对他勤加管 教。”(箴13:24)这和我国《三字经》所说的“养不教,父之过;教不严,师之惰。”是同一个道理。

上帝既是全体人类的父亲,祂 就有责任和权柄对人类施行管教,严重的还要施行或审判和刑罚。在《旧约》中,我们从先知阿摩司的著作里,反复看到一个管教的主题就是:“大马士革三番四次 地犯罪,我必不免去他的刑罚”(摩1:3),“迦萨三番四次地犯罪,我必不免去他的刑罚”(摩1:6),“推罗三番四次地犯罪,我必不免去他的刑罚”(摩 1:9),“以东三番四次地犯罪,我必不免去他的刑罚”(摩1:11),“亚扪人三番四次地犯罪,我必不免去他的刑罚”(摩1:13),“摩押三番四次地 犯罪,我必不免去他的刑罚”(摩2:1),“犹大人三番四次地犯罪,我必不免去他的刑罚”(摩2:4),“以色列人三番四次地犯罪,我必不免去他的刑罚” (摩2:6)。从这些陈述中,我们就可知道,不管是外邦人,还是南国犹大人或北国以色列人,因为他们都是三番四次地犯罪,所以上帝都要惩罚他们。这就是上 帝的公义和责任。就算有人不肯承认上帝,但上帝仍然是上帝;即使我们否定上帝的律法,但我们仍然在上帝律法的管辖之内。如果我们也三番四次地犯罪,上帝当 然也必不免去我们的刑罚。

然而,无论是管教或审判,其实都不失是上帝的公义和仁爱,这就是上帝双手的作为。一只是施恩典行仁爱的手,一只是施律法行公义的手。

新约《希伯来书》第十二章是论上帝管教最透澈的一章,从第5至11节短短七节经文中,作者一连用了十次“管教” 的字眼,最后得出的结论就是:“凡管教的事,当时不觉得快乐,反觉得愁苦,后来却为那经练过的人结出平安的果子,就是义。”(来12:11)

如 果我们犯罪或做了不该做的事,上帝管教的手就不知会在何时以何种方式临到我们,相信那一定是很不好受的。即使如此,照戴维的经验,他还是宁愿落在耶和华手 里好过落在人的手里,因为他知道上帝的手满有丰盛的怜悯(撒下24:14)。所以,我们必须谨慎,求圣灵保守我们不要遇见试探,拯救我们脱离凶恶。当然无 论如何努力,谁都不可能一生不犯罪,但我们仍可放心,即使受了上帝的管教,也证明上帝的爱仍在我们身上。因为他说:“凡我所疼爱的,我就责备管教他;所以 你要发热心,也要悔改。”(启3:19)

七、耶稣的手

我们相信上帝的手是创造、拯救、带 领、供给、保护、安慰的手,但谁见过上帝呢?连摩西也只能看见上帝的背而已。难怪耶稣的门徒会求主把上帝显示给他们看。“腓力对耶稣说:求主将父显给我们 看,我们就知足了。耶稣对他说:腓力,我与你们同在这样长久,你还不认识我吗?人看见了我,就是看见了父;你怎么说将父显给我们看呢?我在父里面,父在我 里面,你不信吗?我对你们所说的话,不是凭着自己说的,乃是住在我里面的父做他自己的事。你们当信我,我在父里面,父在我里面;即或不信,也当因我所做的 事信我。(约14:8-11)

耶稣让腓力也让我们明白, 原来“父”就在“子”里面。那么,耶稣的手留给我们的印象就太丰富了,如何数得清呢?因此,只能举其荦荦大者而已。
当他用五饼二鱼喂饱五千人的时候(约6:1-12),他的手是丰足和供应的手。
当他拿起鞭子把在圣殿里做买卖的人赶出去的时候(约2:13-22),他的手是公义和管教的手。
当他伸手摸长大麻风病人令其洁净的时候(可1:40-42),他的手是全能医生的手。
当他抱起并给小孩子祝福的时候(可10:16),他的手是慈爱亲切的手。
当他向已死的女孩喊“大利大古米” 又拉她起来的时候(可5:41),他的手是赐怜悯和生命的手。
当他用手医好聋哑人的时候(可7:31-35),他的手是同情困苦者的手。
当他伸手把彼得从海水中拉起来的时候(太14:22-33),他的手是及时赐帮助的手。
当他用手在地上划字的时候(约8:3-11),他的手是赦免和教导的手。
当他把马勒古的右耳重新黏上的时候(路22:49-51;约18:10-11),他的手是缔造和平的手。
当他在提比利亚海边为门徒预备早餐的时候(约21:9-13),他的手是关怀的手。
当他被钉在十字架上的时候(约19:17-19)。他的手是牺牲和拯救的手。
当他把钉痕指给多马看的时候(约20:19-29),他的手是赐人信心的手。
当他手里拿着七星在七金灯台中间行走的时候(启1:12-16),他的手是掌管天地万有的手。

耶 稣的手所做的事,还有许多,若是一一地都写出来,使徒约翰说:“我想,所写的书就是世界也容不下了。”(约21:25)但是,还有一件事,如果不写出来, 我们对耶稣的认识就不完全了。甚么事?就是当历时历世的基督徒处在被人弃绝、孤单无助、危难当头的时候,耶稣的手永远是给人带来安慰和安全的手,因为他永 远是帮助我们的上帝的手,就是上帝《那双看不见的手》 !


2014年11月13

基督网微信二维码

海外华人牧者

洪光良

洪光良牧师是加拿大卡城福禾堂主任牧师,有40多年的牧会经历,著有100万字的《福禾甘露》,他是金陵协和神学院的荣誉教授,是燕京神学院的客座教授。

主题:灵命成长/属灵生命

分类:灵命成长

经文:诗篇  以赛亚书41:17-20;诗篇145:13-20